贞子其实很可爱

我发现其实杰克的玫瑰手杖玫瑰是绑在手杖上的的,那么问题来了,克利切偷到它要多久〜( ̄△ ̄〜)

等到我反应过来线稿颜色忘记改了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orz

  信白
  伞
  韩信很喜欢在家里撑伞,每次李白问他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啊?”他总是支支吾吾地搪塞过去。
  “你,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那天,李白问他。
  韩信摇了摇头:“我怎么敢瞒着你呢?”
  除了喜欢在家里撑伞,韩信还不允许李白出门,无论以什么理由,都不让他离开家门半步。
  “你这不是软禁我吗?”
  “.......”每次李白这么问,换来的只有一片沉默。
  李白是个写手,所以他几乎每天都窝在自己的房间里打字,可以说是不常走出房间的那种人吧。
  直到有一天,他的第不知道几本小说完结了,他开始思考:为什么自己不被允许出门,为什么韩信会在家里撑伞......
  “也许在家里走走能知道答案?”亮白这么对自己说着,走出了房门。
  他先进了韩信的房间,里面的布置很简单,一张床,一个衣柜,一张堆满资料的桌子,一级一些零碎的小物,除此之外,就没有其他“特殊”的东西了。
  然后,他又去了韩信对面的一个房间,他走进去,看了看这房间的布置,总觉得很熟悉,却在脑海里找不到一点相关的记忆。
  他走向衣柜时,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——是韩信回来了!
  韩信一进家门,就发现了开着的门,马上撑起伞跑进房间想要阻止李白的下一步行动。可是迟了,进去时,他看见的,是李白看着柜子里的人瞪大了眼睛。
  “这是……我?”
  韩信知道迟早会有那么一天,他也没想要瞒李白一辈子,但是他却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。
  韩信看着已经慢慢变透明了的李白,叹了口气,低下头,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:“是的……是我没用保护好你……”
  还想说些什么,却发现李白已经不见了。
  韩信放下了伞,走到衣柜前,慢慢握住那早已冰凉的手。
  泪水模糊了视线,他用颤抖的声音说着:“我,还是弄丢了你……”
  完ovo
我写得什么垃圾啊真是……

一点质量都没有的粮x
站在北极圈我也很绝望啊
qaqqqqq